未来的电价仍需一次性下调5-8美分

来源:未知 作者:选变压器容量计算 时间:2020-05-16 10:23 点击量:

上一篇:由于风力发电机竞价的上升,市场逐渐回归理性 |下一篇:没有了

由于2011年底以来煤炭价格大幅下跌,大多数省份的基准电价都下调了1.5美分。然而,终端电价保持不变,以应对可再生能源补贴的增加和其他环境保护措施支出的增加。换句话说,由于电价降低,实体经济没有从能源成本中受益。对于位于电力上游、价格低廉的煤炭行业来说,电价下降带来的潜在需求无法得到满足。

新的煤电联动门户从2013年第一个月开始实施,以5的煤炭价格变化作为价格调整的触发前提,年度周期也标注为实际运行的自然年周期,即调整全年进行。这个过长的价格调整期在未来可能会遇到越来越多的挑战。

就2013年煤炭价格变化而言,从年初至今,各地区煤炭价格下降幅度在20至30之间。考虑到煤炭约占电力成本的80%,效率水平约为300克标准煤,电价需要降低6美分至10美分。扣除已实现的价格调整后,未来电价仍需一次性下调5-8美分。这种下调应该充分反映在终端销售电价中。

降低电价是电价机制的必要举措。

有必要降低电价。

目前,我国电价水平不低,居民和企业的支出亟待降低。这一事实的基本逻辑在于,价格作为基准价值的信号,只有在相对水平上才具有凹凸性。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能源价格的不均衡竞争需要基于收入水平。中国消费者的收入仅是欧洲和美国的一小部分,甚至十分之一。电价已经与欧洲和美国处于同一水平,导致能源支出挤压了其他消费者支出,成为中国居民福利水平提高的一个主要因素。

就工业贸易的能源承诺而言,商业部门需要介入竞争。从汇率转换的角度来看,中国目前的劳动力和贸易电价比美国高出3040英镑,也超过了其亚洲邻国韩国。由此导致的竞争力下降是显著的。

终端销售价格中包含的不均匀税率可用于争论不同当局对能源消费的征税水平,反映不同当局的政策意图或指导方针。在欧洲,大多数国家实施高达30-50的税收政策。从生产者的效率来看,不含税的价格代表了生产者在不可避免的水平上可能获得的收入。如果反应的成本是可比较的,不含税的价格反映了市场的设计要素和生产者的效率。

电价下调将对降低用电企业和居民的用电负担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果当局认为我国实行低电价与节能环保相矛盾,他们可以通过提高税收水平和在该行业建立税收绿色支持账户来纠正这一机会,以实现提高竞争力和支持绿色增长的双重盈余。

害怕高能耗反弹是误导人的。

钢铁、化工、有色金属和其他高耗能产业一直是各种公共政策限制的焦点。从根本上说,对高耗能产业的限制是基于这种情况的负外部性,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善这种情况的规模和执行的刚性。事实上,高能耗没有原罪。

退一步说,即使限制高能耗是一个好的政策方针,基于对高能耗反弹的担心而拒绝降低电价的想法仍然是一种误导,这是一种模糊的机制和手段。电价应该b

电价交叉补贴可以一起取消

过去,中国居民用电价格低于贸易和工业用电价格,在引入阶梯电价后,这种交叉补贴率有所下降。这一制度并没有减轻居民实际支出的总负担,因为工业贸易的高电价必须传导到各种消费品。同时,也误导了居民的用电行为,不利于居民节约用电。这一制度的优势在于对低收入阶层的大量补贴。该部门的用户需要从隐性补贴转变为显性补贴,以确保政策的整体效果是渐进的。

然而,总的来说,消除交叉补贴是培育统一市场的必要条件。如果居民用电总价格上涨50%,工商业用电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下调10%。这样,中国贸易和工业的电价将与美国大致相同。这一政策变化对居民用电指导具有象征意义,对贸易和工业竞争力具有实质性意义。

未来的电价仍需一次性下调5-8美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