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创加速器杨宇欣:AI 公司纯做算法会有天花板

来源:未知 作者:变压器容量和功率 时间:2020-05-28 12:34 点击量:

上一篇:工业利润延续快速增长势头 |下一篇:没有了

6月21日,第五届安创成长营示范日在北京举行。深圳赛飞奇火灾预警系统运营公司董事长陆与下面的投资者评委进行了这样一场“较量”:

评委:你在这个行业的竞争对手是谁?

卢:大部分竞争对手只购买设备,既没有产品研发也没有后续工作。然而,仅仅帮助用户报警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帮助用户解决发现的问题。

法官:火灾预警是一个成熟的需求。此类产品能否通过研发层面的创新制造障碍?

卢:坦白地说,产品的不同并不奇怪,而是整个后台办公系统的不同。例如,上周我们的监控平台发现深圳一个工业园区的一个宿舍显示线路报警。工程师在10: 30到达现场,花了两个小时检查所有的宿舍。人们发现热水器泄漏了2000多毫安。如果没有这样的实时响应,事故很可能会出现在聚会上,所以仅仅向用户发送警告信息是不够的。

不纯商业产品,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虽然没有明显的技术优势,但赛飞奇公司(一家能够提供实时有效服务的公司)的案例几乎已经成为当前人工智能技术登陆的一个缩影。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赛飞奇将在2016年成立后立即投入商业使用。据吴斌称,赛弗斯基2016年的年收入为200万元,2017年为4000万元,2018年为2亿元,2019年为6亿元。

"飞起是人工智能着陆应用场景的典型案例."演示日的组织者创速者和创始人杨雨欣在会后如是说。

在他看来,工艺本身的优势不仅在于它的独特性,还在于它能找到一个垂直的场景,并将工艺创新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方案,实现贸易闭环。

这种判断也直接影响到安创成长营对人工智能、物联网、ADAS等相关项目的捕捉和支持。在当天演示日之后的现场评委投票环节中,获奖的赛飞奇、物联网芯片制造商舒美科技、主动驾驶解决方案制造商黑智玛都是家族式解决方案供应商。

安创加速器创始人、赛飞奇董事长陆

自2016年1月成立以来,安创成长营已经运作了五个时期。背后是泰国半导体常识产权供应商ARM。安创成长营依靠ARM在移动芯片生态上的全力支持,致力于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领域构建一个市场、技术和成本的平台。目前,已孵化和加快国内外89个项目,项目总价值约325亿元。

回顾2016年以来人工智能资产的增长趋势,杨雨欣认为2018年是人工智能投资标准发生重大变化的一年。

“2017年,我在谈论人工智能算法、深入学习和其他基本技能。现在技能增长很快,但让我担心的是如何赚钱。”杨雨欣向钛媒体暗示,在他看来,算法本身有一个显著的上限,因此有必要组装硬件设备如芯片,以确保交易价值的最大化。

以下是钛媒体与安创加速器联合创始人杨雨欣对话的真实记录,经编辑出版:

钛媒体:与今年之前的路演团队相比,在行业和技术方面有什么新的进展?

杨雨欣:我们以前见过更基础的技术,比如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今天的根技术需要与实际场景相联系,所以我们正在寻找更多与场景相关的应用。

例如,去年我们将专注于人工智能芯片和物联网设备,今年我们将专注于存储应用。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数据量会显著增加,所以存储将成为一个瓶颈。另一个还包括比较热点的类别,例如区块链在实际场景中的应用,例如分布式存储和与物联网的连接。

钛媒体:人工智能对着陆场景的需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杨雨欣:从今年年初开始。年底时,每个人都会回顾一年的增长和下一年的趋势,发现工艺很好。问题在于如何赚钱。

过去,中国有许多人工智能芯片,我们也加速了其中的一些。后来,人们发现很难不在地面上着陆。例如,在2016年,他们在深层神经收集方面有很深的积累。然而,在2017年,他们仍然将具体地点限制在两个:安保和车辆。

同样的例子是对科学和技术的深入学习。他们的重点是神经采集的压缩技术。也许更少的神经单元被用来处理需求。目前,安全防护也被选为主要攻击类别。因此,有必要有一个足够大的场景,并基于轨迹应用它,以形成产品的纹理。

今天的塞飞旗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从工艺本身来看,他们没有任何别人不一定能做到的工艺,但他们的主要优势是找到一个垂直场景,通过创新将现有的工艺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方案,并实现闭环交易。如果这样的公司每年能实现1亿元的收入,那它就是非常成功的。

钛媒体:应用着陆的困难在哪里?

杨雨欣:这取决于对不同行业的理解。过去,一个优秀的工艺团队可以完成这项工作,但是如果工艺团队在某个行业没有深厚的存款,就很难满足该行业的需求。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团队有两种能力组合:一方面,它需要技术能力;另一方面,它必须在垂直行业有多年的经验。只有这样,才能把先进的技术能力结合起来,才能把好的产品抛光。这个团队的成功将会更大。

钛媒体:这样的团队容易找到吗?

杨雨欣:这不容易找到,但我们仍然需要找到它。因为ARM的生态系统足够广泛,它现在正从最初的半导体产业进入物联网。现在,ARM有两个部门:一个是最初的IP部门,另一个是新的物联网业务部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新的应用,以促进大型传统企业的创新。

钛媒体:与海康和大华这样的大公司相比,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在芯片领域有哪些优势?

杨雨欣:从整个证券市场来看,它有许多子类。我们并不建议初创公司与这些大公司在广阔的轨道上竞争。事实上,许多从事安保工作的初创公司都将海康作为他们的相机。

对于海康这些公司来说,他们是第一个硬件公司。基因、贸易模式和成本分配仍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尽管他们正在朝着算法这样的目标前进,但是他们没有小公司那么快。

初创公司仍然需要通过自己的聚焦技术,在性价比高、功能好、功耗低的前提下,寻找垂直场景,使用芯片实现人工智能算法和应用。这是人工智能公司的非同化设备。

钛媒体:许多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实际上已经开始逐渐从算法扩展到芯片。你觉得这是一种趋势吗?

杨雨欣:芯片的商业价值在于它可以用高性价比和高功能功耗比的硬件来实现。然而,如果无法实现大规模生产,大公司很难帮助你做到这一点。

因此,这些做算法的公司必须在技术上做垂直整合,也就是说,使用芯片模式来确保他们的核心价值和利益。这是所有人工智能公司必须走的路。只有具备人工智能能力,并基于算法和能力开发合适的硬件和芯片产品,才是交易价值最大化的必然趋势。

钛媒体:安创如何帮助成长阵营中的企业?

杨雨欣:在安创成立之初,公司仍然依靠ARM的整个财产生态链,并提供专业服务。现在,经过一轮重组后,全国的孵化器和加速器正逐步开始向南北两极分化:第一个层次是做“重”工作,就像优科工作室一样。另一个是产业与景观的匹配,就像安创在ARM的生态笼子里建造了整个电子产业的产业圈。我们对物业和工艺的理解可以更好地挖掘和发现初创公司的应用场景。

安创加速器杨宇欣:AI 公司纯做算法会有天花板

推荐文章